西北大学历史学院副院长王新刚教授做客武汉大学

    4月5日,应武汉大学阿拉伯研究中心的邀请,西北大学历史学院副院长王新刚教授为武汉大学历史学院世界史专业部分研究生作了题为《叙利亚政治现代化进程》的学术讲座。
    王新刚教授从叙利亚政治现代化的历史进程、影响因素及其特点三方面进行了探讨。叙利亚政治现代化进程可分为三个阶段:
    (1)1920-1946年委任统治时期:1920年,法国占领叙利亚,费萨尔被废。1935年,宪法草案公布,规定在叙利亚建立代议制民主政治。1946年3月英法最终同意从叙利亚撤军。4月7日,最后一批英法军队从叙利亚撤离,叙利亚获得独立。
    (2)1946-1963年议会民主政治时期:这一时期,叙利亚的政治受到了民族资产阶级分裂、军人干政的影响。1950年,叙利亚颁布宪法,成立民主共和国。1958年埃及、叙利亚合并,阿拉伯联合共和国成立。纳赛尔派全权代表控制叙利亚,引起叙利亚国内人民的不满。1961年,叙利亚右翼军人在民族资产阶级的支持下发动政变,恢复叙利亚的独立地位。
    (3)1963-2000年复兴党一党执政时期:1947年复兴党成立,提出“统一、自由和社会主义”口号,得到民众支持,发展迅速。1963年复兴党夺取政权。复兴党执政后实行激进的人民民主政策,在经济上开展全面社会主义改造;1970年“纠正运动”后,阿萨德走向权力中心,恢复宪政体制,组建全国进步阵线,允许小党参与内阁;苏联解体后在坚持前续改革措施外,提出走中国式的改革之路,建立股票市场,通过进步阵线实现政治多元化。
    叙利亚政治现代化进程受到五种因素的影响:
    (1)殖民地体制的衍生。1950年宪法模仿1936年宪法,前后相继。1936年宪法是在殖民者主导及民族资产阶级配合下形成。它虽然是殖民主义产物,带有浓厚的资产阶级色彩,但它将现代民主政治制度植入经济落后、长期封建专制、政教合一的国家中,它不仅是叙利亚政治现代化的初始阶段,标志着叙利亚政治现代化的开启,也对叙利亚以后的政治发展有重要影响。
    (2)民族主义的政治力量。民族资产阶级受制于殖民主义,不可能得到充分发展,另一方面近代殖民主义的入侵导致社会危机,引发民众对自身命运的思考,民族主义觉醒程度较高。因此民族主义扮演了维护、推进殖民主义议会民主制的角色。
    (3)军人干政。军人干政使议会民主制一次次逆转,是使民主制走向衰亡的主要力量。叙利亚的军人干政在烈度、频度上都堪称“中东之最”。军人频繁干政的的原因主要有:经济发展落后,以家族、部族为主体的社会为军人干政提供土壤;叙利亚独立后国内社会矛盾激化,国际上又是争夺焦点;家族、部族、派别利益争夺严重。
    (4)复兴党及阿拉伯复兴社会主义因素。现行叙利亚体制是在复兴党理论指导下形成的。复兴党早期理论拥护民主制,伴随政治力量的壮大推动叙利亚的政治进程。1963年后复兴党思想迅速左倾化,提出加强党的领导,实行社会主义改造。
    (5)阿萨德总统的个人因素。20世纪70年代,阿萨德开始重构叙利亚的国家政治体制,确立经济、文化发展方向,形成“阿萨德体制”。而且,阿萨德集党政军最高领导于一身,个人权威上升,宪法作用下降,阿萨德成为权力合法性的来源。
    叙利亚政治现代化进程具有以下特点:
    (1)外生型。叙利亚独立后的民主体制基本沿袭了委任统治时期的民主体制,1950年宪法模仿1936年宪法,前后相继。
    (2)世俗化方向。复兴党作为少数派淡化宗教问题,推行世俗化政策。
    (3)威权主义政治。阿萨德的个人政治权威已超越国家。

    (4)家族、教派色彩浓厚。威权主义政治下,新鲜血液进入缓慢,家族、教派扮演着重要角色。

    学生提问环节,同学们踊跃提问,王新刚教授分别给出了精彩的回答,赢得同学们的阵阵掌声和一致好评。此外,王新刚教授还应李荣建教授之邀,为武汉大学本科生讲解了叙利亚局势演变的原因、历程及前景,王教授内容充实、表达生动的国际形势课,让同学们受益匪浅。(王晓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