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外夹击”卡扎菲 联合国问诊利比亚危机政治解决之道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核心提示:武汉大学阿拉伯研究中心主任李荣建认为,各方同意政治解决是因为这一办法符合利比亚国内外各方利益。根据目前形势来看,利比亚各方谈判条件已经较为成熟。 利比亚危机的政治解决办法,从个别国家斡旋上升到联合国协调的高度。

在非盟倡议下,联合国安理会于15日在纽约举行利比亚问题会议。 来自非盟的南非、尼日利亚和加蓬的代表汇报了非盟利比亚委员会的斡旋努力。南非外长新闻发言人称,三国部长将争取找到利比亚危机“政治解决的共同基础”。会后,联合国安理会将发表一份安理会主席声明。 联合国问诊利比亚危机政治解决之道 据前中国驻利比亚大使秦鸿国介绍,安理会主席声明仅是表态性质文件,法律约束力弱于安理会决议,未必会被执行。

秦鸿国指出,非盟倡议下的政治解决提案能够进入安理会,说明北约国家的态度从单纯的军事打击转向了政治解决。 “现在所有安理会国家都已经认可,政治解决才是在利比亚实现长久和平的办法,而非军事行动”,南非外长新闻发言人说。
武汉大学阿拉伯研究中心主任李荣建认为,各方同意政治解决是因为这一办法符合利比亚国内外各方利益。根据目前形势来看,利比亚各方谈判条件已经较为成熟。 反对派起势 6月13日,利比亚国家电视台播放了卡扎菲与国际棋联主席伊柳姆日诺夫下棋的画面。事后伊柳姆日诺夫对记者引述卡扎菲的话称:“我(卡扎菲)愿意就我国未来与北约领导人以及班加西代表进行谈判。” 李荣建认为,面对来自北约的军事打击和日渐强大的反对派,卡扎菲有了真实的和谈意愿。
目前卡扎菲控制的利比亚首都的黎波里遭到来自地面、空中,东侧、西侧的全方位军事威胁。 反抗力量“全国过渡委员会”的部队巩固了对利比亚东部的控制后,正在从东西两个方向夹击的黎波里,对其形成包围之势。此外,14日夜,北约战机还对的黎波里展开新一轮空袭,令卡扎菲遭受“内外夹击”。 支持卡扎菲的政府军已与反对派武装在沿地中海一线多处战略重镇、西部山区以及首都的黎波里附近地区鏖战数日。
据路透社报道,6月14日的战斗中,政府军节节败退,而反对派武装不仅在逐渐取得对两个石油重镇的控制,还从的黎波里东侧的米苏拉塔,自东向西推进数公里,占领了的黎波里西南150公里处的基克莱。 在战场上取得优势的反对派赢得了更多的外交支持。 8日访问班加西的西班牙外交大臣希门尼斯表态,承认“全国过渡委员会”为利比亚唯一合法代表。西班牙已向利反对派提供了食品、医药等人道救援物资以及500万美元财政援助。
希门尼斯称,9日在阿联酋阿布扎比举行的“利比亚问题联络小组”第三次会议上,西班牙与小组其他成员讨论解冻利比亚政府资产以资助利反对派的法律程序问题,今后将继续为反对派提供支持。当天意大利与阿联酋也启动了对利比亚“全国过渡委员会”的财政资助机制。 会后,未参与北约对利比亚空袭行动的德国,本周也表达了对反对派的支持。德国副总理兼外交部长韦斯特韦勒13日访问了利比亚反对派大本营班加西,宣布德国承认反对派“全国过渡委员会”为利比亚合法代表,承诺向反对派提供700万欧元的额外紧急和临时援助款,用于支持反对派推翻卡扎菲政权后维护稳定和重建。 德国曾在表决授权在利比亚设立禁飞区的 1973号决议时投弃权票。 目前加拿大、澳大利亚、英国、法国、冈比亚、意大利、约旦、卡塔尔、塞内加尔、西班牙、阿拉伯联合酋长国等国已承认“全国过渡委员会”为利比亚人民合法代表。
外部条件成熟? 利比亚国内,反对派在军事、外交、经济上优势越来越大,但反对派所依赖的北约却表示将面临严峻的财政问题。14日,北约召开会议讨论利比亚局势。北约盟军转型司令部司令阿布里亚尔发出北约经不起战事拖延的警告。 英国第一海务大臣、海军参谋长斯坦诺普13日表示,如果北约无法在90天内结束对利比亚的军事打击,海军会面临“吃紧”状况。 而美国总统则面临违法的压力。美国国会众议院议长博纳14日表示,如果奥巴马政府不能在本月19日前获得国会有关利比亚军事行动的授权,就将违反美国《战争权力法》。根据这一法律,在未经国会授权的情况下,美国对外军事行动不得超过60天,但允许额外30天撤离时间,到本月19日,90天期限已满。 李荣建向本报表示,从外部来看,北约虽然有足够的军事实力,但4个月的军事行动没有给卡扎菲的部队造成致命打击,还造成了严重的无辜死伤。
秦鸿国认为,北约受到的压力为利比亚危机的政治解决作了进一步铺垫。 而中国外交部正在为政治解决进行斡旋努力。 国际社会的斡旋努力是影响危机政治解决的两大因素之一,另一因素是卡扎菲与反对派在谈判桌上提出的条件,前述中东学者李荣建说。 他认为,中国、俄罗斯等国家的加入令国际社会的斡旋努力情况比较乐观。但卡扎菲和反对派间的最大分歧——卡扎菲是否下台还没有取得明显进展。双方究竟能做什么妥协和让步,尚有待观察。 卡扎菲曾提出了一些谈判条件,如保障自己及家人人身安全、体面离开、保证亲信留在权力圈中等。而反对派则明确表示卡扎菲及其家人决不能留在新政府中。 秦鸿国预计,如果政治解决能够实现,利比亚现政府某些官员可能与反对派组成选举委员会,在半年至一年内,组织议会选举或总统选举,但政治解决需要时间,可能反复。而如果政治解决不能实现,未来利比亚双方将继续交战。
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西亚非洲室主任李伟建认为,包括美国在内的北约国家态度将对利比亚前景产生重要影响。如果西方不在卡扎菲下台等问题上灵活处理,政治解决的希望不大。